室内灯光如豆,并不是很明亮,青白瓷的颜色在微弱的灯光下,并不是多显眼,所以白素素接过手里,第一的印象就是瓶口不规则,造型外观有些丑。

  经过苏宸提醒后,她对着烛光仔细观察胎体的釉色,果然与青瓷和白瓷不同了,如同玉器颜色般,很是特殊。

  但白素素更关心这件青白瓷是否真由苏宸亲手制作出来,心中存疑,本想让他再次确认一下。奈何苏宸在关注白素素的表情变化,让她继续保持吃惊和惊呼的表情,终于使得白素素忍无可忍了,猛地拍了一下桌子。

  苏宸直接吓了一跳,一向温文尔雅、不动声色白素素,此时当面拍桌子怒吼了,让他也有一种活见鬼的感觉。

  这不是惊喜,而是惊吓了!

  “你怎么……吼出来了?”苏宸惊疑不定问。

  白素素干咳一声,掩饰住刚刚的失态,白了他一眼,轻啐道:“还不是被你气的!”

  “不过,能生气也行,喜怒哀乐人之常情嘛,你这样,我倒是觉得更真实一些,不用每次都一副冰冷面孔。”苏宸趁机说出他一直想说,却没有机会说出的话。

  白素素眸光看着苏宸的面孔,听了他的话,怔了一下,然后叹道:“我十岁以前,也是快乐无忧的,生在大户人家,有父母疼爱,有富裕的环境,有玩的好的闺友!可是,七年前我的父亲从常州谈生意回来,遇到了山匪袭击,出了意外,导致腰部重创,双腿从此瘫痪,再也站不起来。”

  说到这里,白素素声音变得低沉一些:“爹爹他不像以前那样对我慈爱了,也没了笑容,一个人整日关在书房里,后来母亲看我的眼神也变了。从那以后,爷爷就开始经常跟我讲生意的事,让我多学习算术和管理账目,我就再也找不到童年的那些快乐和感觉了。”

  苏宸默默听完,心中感慨,一个冰冷女神的背后,都是有故事的啊!

  “好了,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,我不是有意要气你的,只想跟你相处时候,能够不那么拘谨而已,可以看到自然率真的你,不然整日面对表情不变的倾城佳人,不苟言笑,这压力还是很大的。”苏宸安慰说道。

  白素素听着他说出了一些柔软的话,似乎在向她道歉的意思,心中微微一动,当世像这样的大才子,本应该是很孤傲的才对,对女子说软话、道歉,还真是鲜有听闻。

  而且在言语中,夸了她是倾城佳人,白素素心中的怨气也消散了。

  白素素声音转柔,嗔道:“对你已经笑了多次好不?素素还从未对其它的男子,每次见面都有笑容的。”

  苏宸听着白素素的娇嗔,有些格外的奇怪,不过能让白素素说出这般话,自己也有一点虚荣心被满足了。

  “那我还是要受宠若惊了。”苏宸笑了笑,然后不再扯皮了,郑重其事道:“这个青白瓷,的确是我这些日子在你们白家瓷窑内自己烧制出来。工艺结合了白瓷和青瓷的特点,然后融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,对火候,瓷土,配比等,都有一定要求。由于我的工艺手法粗糙,所以烧制出来,外型就显得十分丑陋,有不少瑕疵,但如果让一位白家烧瓷匠师来弄,结合我的配方,那么烧制出的青白瓷肯定就完美无暇了。”

  白素素闻言之后,听出了他话中的道理,怦然心动,脸色登时间,就变得激动起来。

  “当真如此!”白素素露出兴奋之色,问道: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唐时明月宋时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有一座恐怖屋只为原作者江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左辰并收藏唐时明月宋时关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