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释买了早餐,还给装修公司打了电话,选了很多的家具,向着悠远的家走来。

  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了。

  里面有人在收拾着东西。

  大部分都是悠远的衣服和床被。

  收拾着东西的是个老太太,一边收拾一边嘟囔着:“这些衣服和床被都好端端的,居然就这么不要了,看来扔给旧货市场,可以卖不少钱呢……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了?突然间就说要退房了,交了半年的房租,居然也不好退钱了……真是奇怪……”

  秦释一听这些话,忍不住的是有些傻眼的,他伸出手,一把掐住了在外面正孜孜不倦扔着东西的老太太。

  老太太骨骼都疏松了,被秦释这么一抓,难免疼的龇牙咧嘴:“你这个人怎么一回事?我都一老婆子了,居然还来这里欺负我!”

  “你刚才说什么?说谁走了?什么退房?住在里面的人呢?”秦释松了一些力气,继续看着老太太,急急忙忙的问。

  “哦,原来你是这个小姐的朋友啊,那这里有四千多块钱,是她剩下的房款,我给你吧,你帮我转交给她……”老太太从兜子里掏了一些钱,然后递给了秦释,看到自己收拾出来原本准备卖掉的衣服,她停了一阵子,继续说道:“小伙子,你看这些衣服和床被,你还要要回去吗?如果你要,就收拾走吧……”

  秦释大概已经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,他也不说话,直截了当的把钱向着老太太怀里一塞,然后急急忙忙的掏着电话,边打,边开始向着外面窜,搬运公司的人拦住了秦释,忍不住的开口催促着问道:“秦少爷,这些东西……”

  “都放到那个屋子里……”

  那些人听了这样的话,就向着屋内搬,老太太看到这样的架势,险些没有吓得晕了过去,忍不住的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都是给你的……”

  秦释急急忙忙的扔了一句话,就消失不见了,上了车,打电话:“现在赶紧给我查悠远到底去了哪里?”

  然后掐了电话,秦释立刻发动了油门,脑袋里忍不住的有些烦躁,她怎么就跑了呢?昨晚上她明明很柔顺的,他还以为她不生气了呢,怎么一觉醒来,他只是出门了一趟,她就没影踪了呢?

  过了大概五分钟,电话来了,说悠远买了去俄罗斯的机票。

  秦释便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,险些没有摔了出去,她不是搬家了,也不是躲着他一时,而是想要躲他一辈子啊!

  她居然买了去俄罗斯的机票!

  远走高飞!

  秦释狠狠地攥了攥拳,直觉想要发火,可是还是狠狠地咽了怒火下去,抿了抿唇,便踩了油门,向着机场飞奔而去。

  悠扬挂了电话,他太了解悠远了,他早就悄声无息的调查过悠远的,知道她已经在办签证了,去的是俄罗斯。

  虽然不知道是哪天,可是如果猜的没错的话,怕是等下,她便会真的飞向俄罗斯了吧!

  他没有想到夏冰会给悠远打电话,等到他发现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晚了!

  就算是这样,他却还是真的无法忘掉了悠远!

  他甩开了夏冰,匆匆忙忙的拿了车钥匙,向着飞机场也跟着飞奔驶去。

  悠远安静的坐在候机室里,看着人群,有中国人,有俄罗斯人,人声鼎沸,她却觉得从心底,有着浓浓的冷意和寒意。

  她这一次,真的是要离开了………远走高飞,从此以后,和他们都要断的干干净净了。

  其实当她真的知道悠扬是自己亲生哥哥的时候,她并没有太多的难过,相反,是带着几分舒坦的。

  像是久违的那些难忘的爱情,一瞬间,真的烟消云散,被一种亲情所替代了。

  时间还早,她闭着眼睛,眯了一阵子,想让自己休息一下,可是没有闭上眼睛多大一会,就感觉到周围有人围了过来。

  她睁开眼睛,却看到气喘吁吁的悠扬。

  站在她的面前,看着她,眼底闪亮闪亮的,带着一抹松懈。

  悠远的表情有着几分的错愕,她好半天,才站起身,看着悠扬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  悠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只是觉得心底沉甸甸的难过,他其实比谁都不想要放弃了悠远,可是他知道,他对谁都可以狠心,却无法强迫了悠远,他的唇瓣张张合合,好久,才硬生生的挤了一句:“你果真是要走了,好在我还赶得上……”

  悠远听的心底有些难受,她低了低头,牙齿咬住了下唇,半晌,才说到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  “你是悠远,我是悠扬,自然会知道的。”

  从小到大,每一次,他做了事情,出乎她的意料,是她开口都是这么问的,而他每次都会说,你是悠远,我是悠扬,自然会知道的。

  殊不知,他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她。

  关注到,全世界,他成为那个最了解她的人了。

  了解到他只需要看着她的眼睛,就知道她的心底,有些怎样的想法。

  了解到他觉得那些已经成为了生命里面不可缺少的习惯,无法戒掉!

  悠远不说话,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。

  悠扬看着悠远这副模样,他突然间笑的有些落寞,他想到了过去,想到了他幻想过的将来,想到了如果他不是她的亲哥哥,那该多好啊!

  好半天,他才开口,打破了这样的安静,他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悠远,我知道有些话,我不应该说的,可是我爱你,我是真的爱你……我知道,那不是兄妹,那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爱,可是……老天爷他不眷恋我,让我爱的人,是我的妹妹,亲生妹妹……真是好笑……小媛,我爱你,所以我之前才对你那么残忍的,我爱你,所以我才一直这样关注着你的,我对你很了解,我很早之前,就知道你是爱着秦释的……可是我一直都在骗着我自己的,我觉得,只要我那么骗着,你察觉不了,那么,你有可能还会是我的……”

  悠远静了片刻,好半天,她才没有犹豫地说起来:

  “悠扬……你对我很好,如果不是秦释,我觉得我会一直爱着你的,可是……现在,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……我们之间的距离隔了很远很远。”

  “远到,你已经不能爱我,而我也不会在爱你了。”

  “其实我很早之前,就不爱你了,你知道吗?你不要我的时候,我真的很难过,熬了一阵子,我就习惯了,我麻木了,再后来,我才知道,那些你以为的深爱,其实随着时间,是可以淡漠的,那根本不是深爱的。”

  悠远闭着眼睛,没有去看悠远,他其实不想听的,可是悠远却还是自顾自的说着,像是旁若无人一样,轻而缓的说着。

  “你都不知道,当我有一天发现我不爱你的时候,我真的很难过的,我不知道,爱情是什么东西了,我也不知道爱情到底存在不存在了,我一直很想告诉我自己,爱情是存在的,那样的话,我觉得还会幸福一些,其实连爱情都不相信了,那才是最可怕的。”

  悠远笑了笑,觉得自己其实真的曾经很傻,也很迷茫过,但是那便是青春吧,代表着,她也青春过。

  “后来我遇到了秦释,我嫁给了他……”

  “我才突然发现,其实我还是可以有心跳的,只是可惜……秦释给我的伤疼太深了,深的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去爱他……”

  悠扬的脑子哄的一下完全炸开,他知道是这样的局面,可是却还是难过着。

  “悠远,你别说了……你要说的我都知道,你别说了……“

  悠远摇摇头,继续说了下去:“不,我要说,你让我说下去吧,我想,我们之间真的需要了断,如果我不说,我怕我一辈子,都不能说了出来了……悠扬,我不爱你了,其实你也会发现,你也不爱我的……悠扬,下一次见面,我们做兄妹吧,你说好吗?”

  “就是那种真真正正的兄妹。

  悠扬听着听着,心下一片彻骨的冰凉。

  他害怕起来……

  他难受了起来。

  是的……

  真的来不及了……

  是的,真的结束了……

  他不想同意可是,还得逼着自己点头。

  他说,好吧,悠远,我们下次见面,做兄妹。

  只是下次见面,何年何月,他不知,她也不知,也许一生一世,不会见了。

  她说,你走吧,我不想让你送我,因为我觉得你会疼。

  他点头,说,好吧,我不送,但是让我再看一会你吧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亿万老公的甜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有一座恐怖屋只为原作者叶非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非夜并收藏亿万老公的甜妻最新章节